石虎夺位-野史解密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野史解密 发布时间:2018-12-31编辑:来源:www.dqah.net阅读数: 手机阅读

石勒咽气的消息飞报到广阿,石邃再不管什么蝗灾,立即带了三千精骑,星夜赶回襄国,他们摇身一变,都成了皇宫的宿卫军。文武百官吓得四散躲避,皇太子石弘手足无措,推说自己懦弱无能,要让位给石虎。石虎说:“君主去世,太子继位,这是常制。如果你今后挑不起这个重担,天下自有大义,何必现在多啰嗦!”石弘没法,只得战战兢兢地坐上帝位。一边下令大赦,一边石虎却杀了程遐和徐光两个大臣,拔除了眼中钉。

石虎被任命为丞相、大单于,里里外外的军政大权一手抓。他被封为魏王,以魏郡等十三个郡为魏国,又加九锡。他的儿子石邃当了都督中外诸军事、大将军、录尚书事,其他几个儿子石宣、石韬、石遵、石鉴、石苞等都封了王,分居内外要职。文武百官也来了一个大换班,石勒时期的旧臣,都调任闲散无权的职位,石虎的僚属都充任秘书台、中书省、尚书省等枢纽部门的官吏。原来石勒宫中最美好的宫女、车马、服饰,都被选入丞相府去,供石虎享用。

石勒的刘皇后现在是刘太后,她在石勒生前常常参谋军事。人们说她有如刘邦时的吕后干练,且生性开朗,对人宽容。这时,她看到石虎的作为,极为不满,对石勒的养子彭城王石堪说:“先帝尸骨未寒,丞相就这么肆无忌惮,真是养了老虎害了自己,怎么办呢?”石堪逃出襄国,打算在外发兵,号召各地反对石虎,被石虎派兵抓回,在炽烈的炭火上活活烧死,再砍了脑袋。刘太后也被处死。

坐镇长安的河东王石生和坐镇洛阳的石朗,先后起兵征讨石虎。石虎亲自率领步兵骑兵七万人攻打洛阳,活捉石朗,先砍断他的双脚,再砍掉脑袋。石虎乘胜西进,他的儿子石挺是前锋大都督,和石生的将军郭权在潼关展开血战。石挺的小命赔上啦,石虎也撤军到渑池,三百多里的道路上丢弃了不少尸体。但是石虎勾结了郭权手下的鲜卑骑兵,绕道攻击屯扎在蒲坂的石生。石生吓得单骑奔回长安,余悸未定,又丢下长安,马不停蹄向西南跑了约一千里,到鸡头山躲了起来,最后还是被部属所杀。石虎胜利回到襄国。郭权逃奔陇右,后也被杀。

第二年冬天,石弘自己捧着皇帝的玺绶送给石虎,要禅位给这位丞相。石虎说:“帝王大业,天下自有公论,你自己这么讲,干什么?”石弘预感末日即将来临,回宫对母亲程太后流着眼泪说:“先帝不会有亲生子孙留在世间了!”尚书省的官员上疏,要求石虎接受禅让,石虎冷冷地说:“什么禅让不禅让?石弘昏庸无能,应该废掉!”他叫尚书右仆射郭殷入宫,宣布废石弘为海阳王。石弘面色自若,慢步走上车子,退出宫去。他对送行的臣僚说:“我愚昧昏庸,本来就不该承嗣大位,现在更无话可说了。”臣僚们的泪珠夺眶而出,宫人无不放声大哭。

石虎暂时还不称帝,只是自称赵天王,这时是334年(东晋咸和九年)。不久,他杀害了石弘、石宏、石恢等兄弟。次年,石虎迁国都到邺城。337年正月,石虎自称大赵天王,石邃成了天王皇太子。

石勒在世时,已于襄国和邺城建筑了富丽堂皇的宫室,石虎觉得它们还不够宏大,又在襄国造起太武殿,在邺城造东宫、西宫等宫殿,都是用金的柱子、银的楹梁、白玉的墙壁、珍珠的帘子。邺城大殿前还有一条大金龙,举行宴会时,龙口里可以源源不断地吐出美酒,龙口下的大金樽,能装下五十斛的酒。为了供给宫内及王公贵族的穿戴,石虎专门设立了许多织锦署,每署都有几百名心灵手巧的工匠,能够织出几十种名目的彩锦。

太武殿前,石虎又建了一座四十丈的高楼,结珠为帘,挂上各色的玉珮。清风徐来,珠珮摇曳,其声铿锵悦耳。盛夏之夜,石虎与后妃妾侍们登楼,极目眺望,纳凉消暑。高楼上金石丝竹之乐,日以继夜。石虎拿异香与杂宝舂成碎屑,使数百人在楼上吹散,粉屑随风飘落,名为“芳尘”。有时风沙猝至,石虎又命众人在高楼漱酒,酒液随风吹散,却似云雾一般,用以清尘。因此这个楼台又名“粘雨台”。

石虎宫内的浴室周围,用黄铜及玉石为壁,琥珀做水罐,用绉纱盛着香料泡在水中。冬季水结冰,便将数十条每条重数十斤的弯曲铜龙烧得通红,不断投入水中,使池水保持恒温,名为“焦龙温池”。浴后,池水放洩,流于宫外,称为“温香渠”。

邺城的三台是曹魏时所建,石勒修筑一新,石虎还要锦上添花。金凤台和铜爵台上起了几层楼阁,各有一两百间屋子。冰井台满贮冰块,三伏天里供给皇宫及大臣避暑降温。这三个台相隔各六十步,石虎命人造起浮桥似的阁道,阁道的无数部件都用纯金的搭扣联结。

石虎又下令拆下洛阳的铜驼、铜钟等古物,运到邺城安置。铜驼有两只,据说长一丈,高一丈,尾巴也有三尺长;铜钟有四个,据说高有二丈八尺,底面是一丈三尺的直径,上端也有七尺直径。这些东西远途运送,劳民伤财。一个大钟在黄河中不慎落水,于是招募三百个水性极好的人,潜水下去找到这口钟,用竹编的绳子紧紧拴住。在岸上用一百头牛,转动极大的辘轳,才把钟拖了出来。又特地造了可以容纳一万斛的大船,运送这些东西,渡过黄河,再装在特制的大车上,送到邺城。石虎还打算在邺城南面一百多里的黄河上架设一座飞桥。可是运来大量石块投掷于水中,立即被急流冲走,花费了无数财力,飞桥还是没有建成。

石虎出宫时,有一千个女伎骑着高头大马,作为仪仗队。她们穿了光彩夺目的五彩衣裤,飘着金银缕带,脚上是华贵的长靴,手里拿着皇家的羽仪,吹吹打打,前呼后拥。

石虎这样浪费财富,加上连年大旱,粮食如同珍宝,二斗小米要值一斤黄金,老百姓怎么过日子?石虎别出心裁,要地方官员带了青壮年,到山里打橡实,到水里捕鱼蚌,给老弱充饥。石虎又下令,分配受灾户到富人家里去吃饭,还要公卿官吏拿出谷米赈灾。但有的人根本不办,有的人还要从中侵夺,在饥民的骨头里熬油。石虎自以为做了好事,但老百姓还是活不下去。

石虎自己过的是赛似神仙的日子,他瞧瞧皇太子和他一般骁勇非凡,心想这个王朝可以千年万代传下去了。他因而常常怡然自得,对百官说:“司马家父子兄弟自相残杀,才使我今天能有天下。你们看,像我这样,怎能去杀阿铁(太子石邃的小名)?”可惜此话说得早了点。

石虎穷极奢侈,沉湎于酒色之中,光宫女就有一万多人。石邃可是更变本加厉,他经常深夜闯到臣僚家里,强奸他们的妻女。他又喜欢奸污美貌的尼姑,而后把她们杀了,和牛羊肉掺在一起烧吃。他最得意的一手,是将玩弄厌了的美女,打扮得如天仙一般,然后砍下头来,洗尽血迹,装在盘子里,给宾客们观赏,再将其尸体上的肉煨烂,硬逼众人吃下去。

石虎暴虐成性,喜怒无常。有时石邃向他请示,他气呼呼地喊道:“这些小事,你还要来找麻烦!”但有时并不怎么重大的事没告诉他,他又大声疾呼,责怪石邃:“为什么不来禀报一下?”甚至破口大骂或是动手鞭打,每月总有那么几次。石邃受不了这窝囊气,私下对中庶子李颜等说:“这个天子实在难伺候,我要学学汉初的匈奴冒顿(冒顿杀掉自己的亲生爹),你们能跟从我吗?”李颜等吓得灵魂出了窍,趴在地上,簌簌抖得不敢吭声。

石虎在他的儿子们中,又很喜欢河间公石宣和东安公石韬,因而石邃对他俩嫉之如仇。石虎多次发脾气,石邃气得假说有病,不管事了。有一天,石邃偷偷带了亲近的官属和侍卫五百多人,骑马到李颜的一个庄园里去喝酒。当大家都喝得酩酊大醉时,石邃大喊道:“我要到信都[1]去杀河间公,谁要是不去,就砍头!”这个队伍才走了几里路,人全都溜走了。李颜趴在地上,头叩得咚咚响,硬把昏醉的皇太子拖回东宫。郑后是他的亲娘,听到这件事,派人去谴责他,这个人却被石邃一刀两段。

石虎还蒙在鼓里,还以为皇太子是真病,要去探望。别人劝他不要去,他就派一个亲信的女尚书去问病情,被石邃用剑刺伤,逃了回来。石虎大怒,抓住李颜等三十多人,打破砂锅问到底,于是一切底细都摊出来啦。这批人首先被杀,石邃则被幽禁在东宫。过了几天,石虎又赦免了他。石邃还是不肯低头认罪,见了石虎,气鼓鼓地站了一会儿,回头就走。石虎派人叫他回来,他置若罔闻。石虎气得眼珠子几乎要爆出来,立即下诏,废他为平民,当夜又抓住这个亲生儿子及全家男男女女二十六人,全部杀死,尸体都塞在一口特制的大棺木里。石邃亲信的臣僚二百多人,也都被砍了头。石虎另立河间公石宣为天王皇太子。

同年(337年,东晋咸康三年,石虎即位后三年),北方鲜卑族慕容皝派扬烈将军宋回拜见石虎,表示愿意作为藩属,要求共同出兵,去征讨段辽,石虎有几年不打仗,手也痒啦,当即答允于第二年发兵。

[1]信都:今河北冀县,时为冀州治所,在邺城东北数百里,石宣当时任刺史。

上一篇汉武大帝刘彻:杀母立子-野史解密

下一篇石勒的继承人

野史解密本月排行

野史解密精选

野史解密推荐